北航性骚扰举报者:我从来没觉得这件事会不了了之

研招新闻 来源:每日人物 2018-01-16 
 

昨天下午,教育部对北航性骚扰事件做出回复,决定撤销陈小武的“长江学者”称号,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,责成学校与他解除聘任合同。

再早两天,北航官微公布了对陈小武的处理结果,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,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,撤销其教师职务,取消其教师资格。

知道消息的那一刻,举报他的一位女生打开冰箱,拿出了一罐啤酒庆祝。

2018年第一天,这些曾就读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女生们,站出来举报她们的导师陈小武曾对她们进行性骚扰。这一场中国版的#metoo运动,此后如滚雪球般应声四起。

在教育部发布消息后的第一时间,我们对话了远在硅谷的举报发起者罗茜茜。对她和她的同伴们来说,这是一件要紧的事,不仅是为了与过往的怨恨作别,她们的所有努力,也是为了让更多女性不再经历她们曾经历过的一切。

我从来没觉得这件事会不了了之

每日人物:看到昨晚教育部的处理结果,是什么感受?

罗茜茜:我是今天早上看到的,蛮惊喜的。其实我们还没有给教育部递交联名信,因为看到北航处理结果这么积极,我们想以温和、协商式的方式推进这个事情。大家都很意外,也很高兴,这应该是国家层面的一个承诺吧。

每日人物:那前几天知道北航处理结果的时候,你在做什么?下一秒你做了什么?

罗茜茜:那时是硅谷的早晨,我还躺在床上,北航纪委的武老师给我发了一个微信,是一个微博链接,我点开一看,哎呀,处理了!我马上打开电脑去核实这个事情,跑到北航的官方微博看,真的po出来了。然后我立刻转到了我们几个联合举报者所在的“水果硬糖”群里了。

每日人物:当时群里面的讨论是什么样的?

罗茜茜:大家都很高兴,像过年一样。有个女生说,她去冰箱里拿了罐啤酒来喝。我好像没有庆祝,因为我觉得这个结果是意料之中的。但教育部的结果出来确实是很大的惊喜。

每日人物:为什么说北航的处理结果是你意料之中的?

罗茜茜:因为我们的证据实在太强,这么多女生同时站出来。我从来没有觉得,这个事会不了了之,我一直坚定地相信,陈小武会受到他应该受的惩罚。

每日人物:你如何评价北航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?

罗茜茜:刚开始我联系上他们时,他们很积极地想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。我把录音发给北航纪委的武老师时,他还说,我觉得学校欠你们这些女生一个道歉,没有保护好你们。但后来,我感觉到他们那边有很大的压力,一是陈小武毕竟是知名教授、研究生院的副院长,处理他难度非常大,二是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法规或先例可以遵循,有点缩手缩脚。案件就陷入了僵局。直到我们发出公开信,这是一个转折点。

但是我对北航的表现还是相当满意的。北航最后能做出这样的选择,我以它为荣。这是它第一次从官方层面上,比较正式地对性骚扰做出处理。要迈出这第一步,是需要勇气的,我非常高兴我的母校是第一个这么做的。

每说起一次,我曾经受到的伤害和影响就减轻了一点

每日人物:在整个过程里,你和陈小武有过直接的沟通吗?

罗茜茜:他有四处打听我的联系方式,还有我在美国的家庭住址,但是我的师兄师弟们都比较保护我,就统一口径说不知道,没有跟我联系。陈小武的家人给我家人打过电话,想协商,他们好像觉得这是一个私人恩怨,但我觉得不是,我跟他没有私人恩怨,我只是不希望他再继续伤害其他女生了,就这么简单。

每日人物:所以这是你站出来举报的理由?

罗茜茜:对,说实话,12年过去了,这些年里我经历了很多人很多事,心理变得越来越强大,这个事情对我个人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影响。我站出来,是因为看到他还在侵害其他的女生,我非常气愤,我觉得我有这个义务站出来,把这个事情说出来。

每日人物:举报之前,你和你的丈夫讨论过这件事吗?

罗茜茜:我没有跟他讨论,这是我自己的事情。我只是跟他说,让他把Facebook设为private(私密的),该关的关掉。他说我干嘛要关,你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。我求了他很长时间,他最后才妥协。他不是中国人,理解不了我为什么担心。

每日人物:他知道你在北航的经历吗?当时他是什么反应?

罗茜茜:他当时很吃惊,说陈小武怎么可以这样。我老公是在美国拿的博士学位,他想象不到,一个中国的博士导师,可以对他的博士生的私人生活干涉到这个程度。

每日人物:那这12年里,这件事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

罗茜茜:其实这个事情对我的影响已经非常小了。事情刚发生时,我只跟我父母还有我当时的男朋友说过,此后我守口如瓶很多年,对谁都没有说起。大概三四年前,我告诉了我的闺蜜,然后慢慢过渡到跟大学室友说起,再到跟我身边的朋友、以前的师兄说起。每说起一次,我曾经受到的伤害和影响就减轻了一点。所以我真的鼓励那些受过性骚扰的女性勇敢地说出来。

每日人物:你会怨恨陈小武吗?

罗茜茜:我对陈小武的怨恨,早就没有多少了。12年前我非常恨他,甚至7年前,我都非常恨他。但是现在,我对他真的没有什么多少恨,更多的是出于一种对其他女生的保护,所以站出来要做这件事情。

每日人物:12年前,或者7年前,为什么你的怨恨能到那种程度?

罗茜茜:我博士毕业的时候,他真是给我无数的阻力。那时有很多琐碎的事情需要找上级签字,我每次找他签字,哪怕这个签字非常理所当然,他也会以各种理由推掉。每次看见手机里他的名字亮起来时,我会不由自主地发抖。到了周末,我都故意不带手机出门。带了手机,他打电话过来我不敢不接,不带手机,至少不会影响我当时的心情,大不了回去之后再被他骂一顿好了。

每日人物:所以你出国是直接和这件事相关?

罗茜茜:对。我是保送直博,但那时候我甚至提出博士转成硕士,愿意放弃博士身份,以硕士身份毕业,被学校拒绝了。那时我真的不确定能不能毕业。但我这个人,遇到困难不会妥协,会给自己找退路,我想到的退路就是出国。2007年国家有一个公派留学的计划,我立马抓住了这个机会,知道申请成功后,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。我觉得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狱般的环境,去做一个真正的科研研究人员了。

如果还在国内,我会举报,但可能不会实名

每日人物:在举报他之前,你是不是已经关注到了美国的#metoo运动?

罗茜茜:其实这两件事是同时进行的,是时间上的巧合。但是我每天都听新闻,说这个人被扳倒了,那个人被扳倒了,政界的、娱乐圈的,会对我有一些鼓励的作用。美国那么多出名的人最后都倒了,为什么中国的陈小武不倒下?

每日人物:我们可以看到,现在站出来实名发公开信的,基本都是在国外的女性,国内的女性大多匿名,因为她们承受的压力会更大吗?

罗茜茜:我觉得是这样。做了妈妈的人会比没做妈妈的人勇敢一些,工作了的会比在学校里的勇敢一些,国外的人又比国内的人勇敢一些。还在学校里的女生,其实是处在最弱势、最恐惧的阶段。我们有一个姑娘退群了,就是因为她的家人非常担心她会遭到报复。

每日人物:你当年没有选择举报,她现在恐惧的事情,和你当年恐惧的事情是一样的吗?

罗茜茜:是一样的。当时我没有证据,跟别人说别人不一定会相信。而且我以为我是唯一一个受害者,不知道还有其他学生。那时候我年纪很小,说真的,没有那么大勇气去对抗一位老师,年轻时害怕的东西太多。说实话,现在来看,学位证真的那么重要吗?但那时候,学位就是天大的事情。

每日人物:在公开信里,你把女研究生称为弱势群体,就你的体验来看,在国内的学术环境里,她们会遇到怎样的困境?

罗茜茜:因为老师跟学生的地位极度不平等,而学校又强调这种从一而终的师生从属关系,所以导师对学生前途的决定权非常大,这就为他们提供了一些性骚扰的空间。女生在这样的一个权力结构里面,处于非常弱势的地位。有很多东西是她们害怕失去的。

每日人物:那我们来做一个假设,如果毕业后你没有去美国,而是留在了国内,你还会有勇气像现在一样站出来做这件事吗?

罗茜茜:实话吗?实话说,我应该会出来举报他,但我可能不会实名。这个事情在网上曝出来,我已经想好了最坏的结果,如果这个事情不成,我大不了把电脑关掉,不看国内的网站了。但如果在国内,我会受到非常非常切身的影响。

每日人物:在美国的这些年,你的女性意识是不是有一个觉醒或增强的过程?

罗茜茜:有的,会去思考自己在两性关系里的定位。我现在在IT公司做编程,真正在写代码的女性不多,我是我们组唯一一个。我跟那些男同事讨论问题从不避让,该拍桌子就拍桌子,该坚持就坚持,也不会说我是女生你要让着我,而是会进一步模糊我的性别意识,对自己的性别不那么看重,同时也会变得更自信。我跟他们都是一样的,男生可以做到的,我也可以做到。

每日人物:你觉得是什么影响了你?

罗茜茜:美国的女生非常强悍,她们就是被教育成那样,景仰非常独立、有自己想法的女性,更强调的是独立自强的精神。在两性关系中也是,没有谁要去宠着谁。最初恋爱我是不适应的,因为在国内我也是谈恋爱被宠过来的,所以开始时我非常受打击,为什么不宠我?后来我老公说,你首先是独立的个体,我可以做的事情你为什么做不到?他说得没错啊,我就这样一点点被掰过来了。

强大制度是对学生的保护,也是对老师的保护

每日人物:你还在公开信里提到过,美国在校园性骚扰方面有非常严格的法规和举报机制,你个人的体验是什么样子?

罗茜茜:举个例子,我在美国求学期间,我的导师是男性,每次他找我谈话讨论论文进展,会把办公室门敞开,有时候我嫌屋外太吵去关门,他提醒我不要关门,这是规定。其实他也是在保护自己,万一他把门关上,女生出去说他性骚扰我了,他是说不清的。导师会有这种顾虑,其实是因为有一个很强大的制度去保证学生。

每日人物:你还说到,防范职场性骚扰也是新入职员工必不可少需要经历的一课,你参加过吗?大概是怎样的培训?

罗茜茜:我们公司太大了,面对面的培训不现实,但是经常会收到一些邮件,普及这方面的知识,告诉你如果碰到性骚扰,可以直接告诉公司人事部,举报他,他们就会展开调查。但我在美国的公司里还没见过这种事情发生。而且在国外,员工或学生被性骚扰,不是去告那个骚扰的人,而是去告公司和学校,是他们宣传不到位或者保护不够,巨额赔偿也是从公司和学校来的,因为他们是性骚扰案件的责任人,所以才不敢掉以轻心。

每日人物:对于北航的性骚扰防治机制,你们提出的建议是怎样的?

罗茜茜:我们只提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,提到要有培训,有网络宣传,有沟通渠道,有心理咨询,有投诉渠道,要明确性骚扰事件的责任人。这些其实都是比较笼统的,因为我们不是专家,我们只是希望指明方向,然后学校去找相关的专家制定细则。只有一个笼统的东西放在那是不行的,需要非常详细的细则,因为这不仅是对学生的保护,也是对老师的保护。

每日人物:你觉得一个理想的性骚扰防治制度,应该具备怎样的特质?

罗茜茜:我觉得一方面,它对潜在性骚扰者有巨大威慑力,同时对弱势群体会有一种保护力。应该做到公平公正,不会诬陷任何一个人。这是我想要的制度,我对它持乐观态度。毕竟教育部表了态,国家层面已经有承诺了。

每日人物:那接下来你还会做些什么?

罗茜茜:现在还没有具体的规划。我有全职工作,不能全身心投入。我现在能想到的就是,发我能发的声,利用微博尽可能让一些事情引起大家的关注。比如最近西安交大博士生自杀、对外经贸大学教授被举报性侵等事件。

每日人物:当时你说希望陈小武能出来道歉,但他一直没有发声。你现在还有什么话想和他说吗?

罗茜茜:我希望你能够真正认识到你以前做错了,你真的欠我们一个道歉。你可能觉得你现在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但是你真的不知道,你当时给多少人造成多么大的伤害。

热点搜索
中国考研网
×关闭

公众号:考研信息网
查国家线、研究生调剂